029-85385224

我国未成年人监护中的问题与改进措施

我国未成年人监护中的问题与改进措施

                     

                     作者:雷西萍 陕西法智律师事务所主任

随着多起儿童受害新闻的出现,未成年人监护问题不得不被人们重新审视。未成年人的监护问题无外乎无人履行监护职责与监护职责履行不到位。前者,例如,父母死亡,其他近亲属亦无人愿意履行或者无力监护职责的情况。后者如一些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孩子的青年夫妻或者监护过程中出现重大过失导致孩子死亡或受伤的情况。面临社会新发展,出现的新情况,我们有必要去审视一下我们未成年人的监护制度。同时提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措施,例如改进法律,扶持民间儿童救助机构等,以期对现状有所裨益。

一、我国未成年人监护存在的问题:

(一)法律制度不健全,有关监护的法律条款未能很好地呼应。

1、监护人任职资格规定的缺失

未成年人作为被监护人实属弱势群体,其健康成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监护人的综合素质。正是监护人选任的重要性,各国一般对这个问题都做了详细的规定,如《意大利民法典》第348条第4款规定:“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选任适合担任监护人职务的、品德端正的人担任监护人”。《德国民法典》第1780条至1782条也对监护人的资格作了具体规定。然而我国在《民法通则》只是笼统规定了监护人必须有监护能力。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也只是规定:“认定监护人的监护能力,应当根据监护人的身体健康状况、经济条件,以及与被监护人的生活上的联系状况等因素确定。”而作为一个人的综合素质方面,其品行和文化水平等都是极其重要的,这两方面的好坏将直接影响到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发展。

2、监护种类的缺失

我国《民法通则》规定了法定监护和指定监护两种形式,而后《民法通则意见》中第22条还规定了委托监护。此外《未成年人保护法》第6条规定:“父母因外出务工或者其他原因不能履行对未成年人监护职责的,应当委托有监护能力的其他成年人代为监护。”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在立法上没有规定遗嘱监护,致使法律在这块出现空白,难以适应现代社会生活方式的变化。

3、是国家监护制度的缺失

英美法系国家将所有的未成年人,无论其是否有监护人,都纳入国家监护的保护之下。大陆法系国家也规定有详尽的国家监护制度。瑞典的社区监护就是一种国家公法监护,有监护能力并符合监护人条件的社区成员,均有作为监护人的义务,法院可以任命他们作为失去亲权保护的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并对监护人的权利义务、职责范围、如何向法院报告作了明确规定。我国却没有相类似的制度。

3、     是缺少监护监督、惩戒制度

国外对监护人教养保护未成年人的行为设有较完善甚至严格的监督、惩戒制度。在美国,把年龄较小的儿童单独放在家中或打骂体罚儿童都是违法的,警察及其他部门负有接受举报、监督调查的职责,查证属实的会遭受撤销监护权、罚金甚至监禁的处罚。

4、     是缺少监护关系撤销、变更制度

一些国家对监护关系的撤销、变更做出了明确规定。如,日本民法规定,父或母滥用亲权或有严重不轨行为时,家庭法院可根据子女的亲属或检察官的请求,宣告其丧失亲权[1]

(二)民间儿童救助组织不发达。

目前,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社会保障体系还不完善,一些社会问题还很突出,弱势儿童的合法权益还得不到充分保障。然而在物质财富还不是极大丰富的现阶段,政府资源还十分有限,对于这些问题政府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且一些敏感领域也不适合政府介入。由于民间组织自身的优越性,这些问题的解决呼唤民间组织的存在。

在现阶段,民间儿童救助组织在我国尚属新生事物,还没有作为一个行业发展起来,现有的民间儿童救助组织不仅数量还不够多,而且不成规模。

二、解决措施:

(一)完善有关监护的相关立法。

1、明确监护人任职资格

监护人的任职资格的规定,将决定什么人适合做监护人,什么人被排除在监护人之外。按照现行法律的规定,偏重于考察经济条件和健康情况。为了更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有必要在除了规定这些物质性的条件外,多多考虑精神方面的因素。笔者认为有必要从两个方面规定监护人任职资格。首先是正面规定监护人必须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品行端正的人。其次是反面规定排除这些人担任监护人,如品行恶劣,有酗酒,赌博,吸毒嗜好的人,有精神疾病的人。只有从精神和物质两个方面规定,才可以更好的做好监护人选任工作,才能更好的促进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长。

2、补充未成年人监护种类

我国享有指定监护权的是人民法院或有关组织;而国外享有指定权的是未成年人的父母[2]。此外,多数国家还规定有遗嘱监护。所谓遗嘱监护是指父母在生前设立遗嘱对未成年子女由谁监护所作的指定。如: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瑞士等国的民法典都规定有遗嘱监护。为充分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有必要在我国的民法中增加遗嘱监护。遗嘱监护,一方面可以实现遗嘱人保护自己未成年子女的意愿,另一方面可以平息不必要的纷争,最大程度维护监护人的利益[3]。在三种监护形式并存的情况下,遗嘱监护优先于法定监护和指定监护;如无遗嘱监护,则适用法定监护,但应按顺序担任;在无遗嘱监护的情况下,同一顺位法定监护人之间对监护有争议的或无法定监护人时,由有关机关或组织指定监护[4]

3、建立国家监护制度,并加强监督

国家监护制度是指由国家出资并代表国家设立监护机构的监护制度。国家监护机构不是简单的托儿所或未成年人聚居地。应具备必要的居住条件和必备的生活物品,有对未成年人进行生活管理和教育的专业人员,给未成年人以家庭的感觉。更重要的是,落实必要的资金保障。国家监护机构应由国家负责未成年人工作的政府主管部门组织设立,但为了保障这项工作的质量,应该规定负责未成年人工作的政府主管部门有权力和义务进行监督。

(二)鼓励、扶持民间儿童救助组织的建立和发展壮大。

民间儿童救助机构发挥作用的空间很大,我们必须意识到NGO的存在价值。首先应当简化NGO登记注册的手续,降低门槛,从而使NGO的组织合法性不限于既有的法人登记,这将更有利于将NGO纳入国家法律的制度体系。二是进行税收优惠。完善民间非企业、社会团体和基金会等几种法人注册制度,简化相关条件和程序,监督有关政府部门的不作为责任,提供更加宽松、便捷的政策环境。三是有意识地将民间组织工作者人才培养纳入我们的教育计划,为NGO提供人才支持。四是做好NGO的培育发展与监督管理工作。NGO在我国还处于一个很幼稚的阶段,政府应有相关的制度对其规范,引导其发展,并采取相应的监督措施使其在良性的轨道上运行。








参考文献:

1杨军生 ,李玉华:《论我国未成年人监护制度的改革与完善》《人权》杂志 ,2005年第三期

2、刘艳:《论亲权制度及其立法建构》,《河南社会科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

3、 李敏:《构建我国亲权法律制度的思考》,《陕西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8期

4、蒋月,韩珺:《论父母保护教养未成年子女的权利义务———兼论亲权与监护之争》,《东南学术报(社会科学版)》





[1]杨军生 李玉华:《论我国未成年人监护制度的改革与完善》,《人权》杂志,2005年第三期

[2] 刘艳:《论亲权制度及其立法建构》,《河南社会科学(社会科学版)》,2006

[3] 李敏:《构建我国亲权法律制度的思考》,《陕西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8

[4] 蒋月,韩珺:《论父母保护教养未成年子女的权利义务———兼论亲权与监护之争》,《东南学术报(社会科学版)


分享到:
会员登录
登录
其他账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